独家]方方披黑幕事件升级 田禾:她曾侵吞国有资产

  方方称暂不接受采访,“事情已经不让说了”。“T诗人”田禾则通过凤凰文化予以回击,“她一年拿三份工资,还涉嫌侵吞国有资产,希望有关部门介入调查”。

  凤凰网文化讯 4月18日凌晨,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方方在个人微博上发表《我的质疑书》一文,并@凤凰网文化,质疑湖北人社厅违规操作,让不符合晋职规定的“T诗人”顺利晋升到文科最高级别职称--正高二级。质疑书爆出T诗人给方方的威胁短信,并曝光其给省作协原直管领导行贿210万元。

  凤凰网文化就此事联系方方,方方称暂不接受采访,“事情已经不让说了”。被推定为“T诗人”的作家田禾则通过凤凰网文化对方方言论予以回击,称将诉诸法律。田禾更透露,作为作协主席的方方“一年拿三份工资,还涉嫌侵吞国有资产,希望有关部门介入调查”,称方方一直披着假正义的外衣,“真正做得对别人不公平的是方方自己。”

  事件发生后,凤凰网文化第一时间联系到方方,她表达想要邮件回复整个事件,但是18日一天未回复,19日早晨,凤凰网文化再次联系方方,她表示:“那个事现在也不让说了,你们就看我微博吧。”

  19日凌晨,方方微博又更新了以下内容:“我一直跟相关部门的人说,我按照明规则来做,按你们认可的方式做,但做到我做不下去的时候就公开,但是这条路是轻易走得通的吗?我走了一次,知道难度有多大。我甚至在公开的会议上提出这个问题,都没有人吭气,谁来响应我,谁来管?一直举报到我不相信任何人的地步,我才选择公开。我不想把这个事情变成湖北的丑闻,不想闹大,不想牵涉这么多人,得罪这么多人。”

  根据方方“质疑书”中的线索,有媒体推定T诗人为鲁迅文学奖得主、湖北省作协副主席田禾。凤凰网文化18日联系田禾一天未果,19日上午,田禾表达可以通过邮件写几点作为解释,以下为田禾回应:

  1. 方方在她的所谓“质疑书”中讲的所有事情,在去年的8月份,她已经全部向省纪委举报了,现在省纪委一直在调查,调查结论可能快出来了,这个时候方方又把这些全部发布到网上,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是什么“品德”,我不知道。

  2. 如果你们是有责任感的媒体,你们会相信方方“质疑书”中所罗列的那些事情吗?一个口无遮拦、小鱼论坛香港马开奖记录,信口雌黄每隔几天就要制造一个事端的人所说的话,你们相信吗?相信有头脑的人,一定会认线. 至于方方质疑我的所有问题,省纪委正在调查之中,如果我有任何行贿受贿和违法行为,我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和严惩,那是我自作自受,毫无怨言。但我相信法律一定是公平的、公正的。

  4. 方方一年拿三份工资的事,我希望有关部门介入调查,这些钱都是纳税人的钱,一个国家公职人员,一年能拿两份二级教授的工资吗(一年共计几十万)?如果不彻查,公理何在?她一天到晚说对这个不公平,对那个不公平,真正做得对别人不公平的是方方自己。天天披着假“正义”的外衣,请大家看看这个人的线年,方方承包了作协大型文学杂志《长江》丛刊,任社长主编。不久,她将这本培养和推出新时期一大批作家与作品的杂志改为时政类杂志《今日名流》。因为她在《今日名流》上发表了死党徐景贤的文章,严重违纪,被中宣部和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查处并吊销刊号。《今日名流》于2001年停刊,她欠了别人32万元债务(其中5万是经领导签字从我当时经营的方圆公司借款,后作为我的上交利润扣除,方方至今未还),这明明是她承包的杂志,夜明珠论坛,最后竟然全部要作协买单,可作协都是财政的拨款,这不是等于侵吞了32万国有财产么?这应不应该追究?

  2014年6月1日晚,我突然收到湖北T诗人的短信。短信满是造谣中伤、脏话辱骂和恐吓威胁。其中一封是这样的:“你知道我对恨你到什么程度吗?我想让你四肢不全,或割掉你的鼻子,为自己出一口恶气,更重要的是为湖北文坛除去恶魔,那样做我就是坐牢也值得”T诗人要杀我的唯一原因,就是在2013年10月湖北省作协的职称评定中,我不同意他晋升正高二级。2013年秋,湖北省作协党组在评定职称中,为了让T诗人能顺利破格晋升正高二级(文科最高职称,相当于大学二级教授),既不顾其条件不够,亦不顾其有违法行为在先,强行违规操作,让完全不符合规定的T诗人,得以顺利晋升正高二级。

  我作为省作协主席、湖北省文学系列高评委会主任,如实向考察同志陈述了我对省作协党组违规操作的意见,并且表述了我为什么不同意T诗人破格晋升的观点。但省人社厅、尤其作为厅长的翟天山先生,完全无视我的所有意见,不作任何核实和调查,亦无与我有任何沟通,甚至公开向省作协人事处同志表明,T诗人可以晋升。并且批准了T诗人的正高二级,从而导致T诗人在正高二级评上之后,向我发出威胁和凶杀短信。

  2014年5月,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发微博指责湖北诗人柳忠秧为鲁迅文学奖四处活动,一时掀起了文坛轩然大波。随后,柳忠秧强硬回应,并将方方起诉至广州市越秀区法院,打起了名誉权官司。2015年3月13日该案开庭审理,方方和柳忠秧都未现身。双方代理律师在庭上针锋相对,方方的代理律师还称,柳忠秧为评鲁奖,曾经托人活动到方方处,被当即拒绝,后来由于评委全票通过,方方才一气之下发了微博。经过两个小时的举证和辩论,庭审结束,法官提出是否接受调解的询问,双方都拒绝了。案件将择日宣判。微博中,方方还提到了对鲁迅文学奖的一些想法:“无数个人利益,皆以获不获奖为标准。使获奖后的个人实惠太大。大到很多人宁要实惠而不要其他。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所以评奖在某种程度很伤害文学。让很多读者无从判断文学作品之优劣。”

  从小阅读鲁迅的玛丽莲梦毛2014年8月给凤凰网文化《洞见》撰文认为,鲁迅文学奖是一个原本与鲁迅毫无关系的奖,一个独立自由反叛的文学斗士形象在死后多年依然被体制挟制,年复一年的在文化官僚大国生产出文化怪胎。这个奖,长着一副鲁迅的脸,却是郭沫若的灵魂在飞翔,如果将其命名为“郭沫若文学奖”,将更能配上中国式文学腐败的美妙现状。“这世界上原本没有鲁迅文学奖,领的人多了,也便成了郭沫若文学奖。”

  近些年,包括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飞天奖、华表奖等权威奖项都受到公众的质疑。文艺领域各种奖项越设越多,“双黄蛋”、“多黄蛋”甚至人手一奖的评奖方式屡见不鲜。某些评奖中的形式主义、暗箱操作、钱权换奖等问题,使评奖成为另一种隐性腐败。冯双白委员认为,评奖腐败的根源在于不正确的政绩观,特别是一些国家级权威奖项成为地方领导政绩考核的内容,不惜千方百计跑奖甚至买奖,上演赤裸裸的“权钱交易”。这种“做工作”来的奖项,看似冠冕堂皇,成绩显赫,实则有名无实,败絮其中。

  多位代表委员表示,文艺评奖是必要的,但评奖机制亟待改善,建立更加公开透明的评奖制度,特别是要有观众或读者的参与。只有老百姓说好,才是真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