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报:从方方的质疑书想到村上春树

  近日,湖北作协主席方方通过网络公开揭露文坛黑幕。方方质疑湖北省人社厅破格晋升T诗人,并曝出曾收到T诗人发出的威胁短信。(新华网4月20日)

  方方的质疑书主要涉及T诗人晋升正高二级的不合理以及可能存在的违规操作等。质疑一经公布,又一次让媒体惊呼,文坛到底有多少猫儿腻!历来就有文人相轻之说,作品有争议、有争论、作家互相瞧不上、看不顺眼,这从来都不稀奇。

  不过,近些年曝出的不少文坛内幕来,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人品、文品之争,不再局限于文学性的争论,事情的性质正在渐渐发生变化。比如跑奖风波,重要的看点一是存在着一种政府类奖项,二是某些评委手握取舍定夺之大权且可能存在寻租行为,三是某些作者可以用文学之外的手段搞定一些评委和奖项。

  比如T诗人晋升职称事件,既与跑奖之类大有关联,又更为复杂——T诗人事件似乎再一次证明,获奖是一件比天还大的事情。作品一朝获奖,正如鲤鱼跃龙门一样,后面的事件就都好办了。随之而来,作为作家和诗人,好像不需要再醉心于创作作品,而是把全部精力专注于捞取职称、职务和文坛地位,这已成为当务之急。黑金化、江湖化、官本位化击碎了文坛的清纯和温情。

  跑奖、跑职称、跑官帽的种种把戏,正是官本位主导下的一地鸡毛,对于文学也是一种莫大的伤害。作品本来应该是不在乎奖不奖的,良性的市场才应该是文学存在的绝佳土壤。村上春树就说过,“最具重要意义的奖,归根到底是存在好读者”,他甚至对诺贝尔文学奖也保持着一种平常心,认为“获奖不获奖对于我实在太次要了。何况一旦获奖就会打乱自己的生活节奏和匿名性,非常麻烦”。有什么好听的中文DJ歌曲?

  在村上春树心里,获奖甚至对于作家具有某种负面性和破坏性。“作家最大的(或者唯一的)喜悦,就是不断写出优秀的新作,与读者分享”。创作的独创性和独立性,也赋予了作家耿介、单纯、真诚、不苟且、铁算盘开奖直播,不虚荣的性格特质。他对作家团体和组织也是拒不加入并敬而远之的,其理由正是为了精神上了无牵挂,为了不受规则、规范的束缚,为了自由地创作小说。

  真正的写作者,毫无例外地只关心作品。如今,我们有些地方的文坛闹得太不像话了,一些人绞尽脑汁所追求的,为什么不是作品的品质本身,而是获奖与否、职称高低、职位晋升等非文学因素呢?

  眼下,文坛最该去官本位化,要逐步让作家和作品奖项走向市场。这首先可以从让相关协会回归民间属性做起,削减作协之类组织的“行政职能”,取消政府奖项,让文学奖回归市场,文坛或许会清净许多。

  习下令也门撤侨李克强晤乌干达总统除公立医院逐利机制社保基金投资地方债广东纪委副书记落马重庆医疗调价喊停俄罗斯沉船武长顺涉案74亿元3月房价同比下跌极端组织屠杀逾万人亚视即将停台“秋裤楼”完工朝鲜欲入亚投行被拒北京首要污染源公布国际油价再次暴跌